親生媽媽不愛,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去愛 (一)

親生媽媽不愛,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去愛 (一)

(歌歌 著)

犯罪鳥歌節目其中一集的主題是: 除了金錢以外, 女人殺人的原因。

很令人意外的是, 女人殺的大部分都是熟悉的人, 特別是親人, 更特別的是自己親生子女。

撇開精神出了問題這個因素, 女人會親手殺死自己的兒女, 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愛情。聽起來很像好荒謬, 子女不是男女二人相愛產生出來的愛情結晶品嗎? 但這些母親殺死子女竟是為了另一段愛情!

1983年, Diane Downs (戴安) 在自己的座駕向三名分別三歲、七歲和八歲的子女開槍, 其中七歲的女兒死亡, 三歲的兒子丹尼和八歲的基斯蒂幸運地生還; 不過, 不幸的是, 丹尼變成永久下半身癱瘓, 基斯蒂中槍後出現中風情況,有好幾個月失去說話能力,手部活動能力終身受影響, 還未計永不磨滅的心理陰影。

戴安狠心想殺死三個親生子女竟是因為一個有婦之夫, 正確來說, 是一個不愛她的有婦之夫。因為那個男人說過不喜歡小孩, 不想有自己的孩子, 所以, 戴安天真得以為把三個子女幹掉就可以和他雙宿雙棲。事實是男人已經厭倦了和戴安的關係, 又覺得她性格恐怖, 已開始遠離她。

她向警察謊稱被人劫車, 為了令效果更迫真, 戴安不惜向自己的左前臂開槍, 務求讓人相信她編造出來的遭遇。不知是她的槍法太差, 還是命運注定丹尼和基斯蒂生命不應該就此完結, 大難不死的基斯蒂成為了整單案件的重要證人。

基斯蒂被送入醫院後,醫生覺得她能夠生存下來的機會很渺茫,但仍然盡力搶救。負責調查這宗案件的警員,當然非常希望她能夠堅強活下來,因為案中另一個生還者,是一個只有三歲的小孩子,很難有條理地講出案發經過,所以基斯蒂成為了所有人的唯一希望。

命不該絕的基斯蒂不負眾人所望,最終情況穩定下來。她被搶救後,逐漸恢復意識,只是因為中風而未能說話。每次當戴安進來病房,護士們都察覺到基斯蒂的維生顯示儀器,所有指數包括心跳都會急升,很不尋常。就像大家平時看電影的情節一樣,被害人躺在病床上見到兇手,情緒非常激動但不能講話。

經過多個月的休養和醫療團隊們的悉心照料,基斯蒂終於能夠開始說話。不過由於經歷過如此恐怖的遭遇,她始終未能這麼容易敝開心扉講出真相。醫護人員和警察很細心照顧她情緒上的需要,沒有逼迫得太緊。每次透過閒談和繪畫,著基斯蒂把槍擊她和兩個弟妹的兇手寫在紙上,放入信封裏。

最後,基斯蒂將 ‘My mom’ (我的媽媽)寫在紙上。

其實,在基斯蒂還未頂證自己親生母親之前,警察已經鎖定了戴安就是殺人兇手。

為什麼這樣肯定?因為再精密的兇案都必然有其破綻,更何況戴安不是慣常的殺人犯。例如當值醫生告訴戴安其中一個女兒傷重死亡, 她不是流露悲傷之情, 反之竟然發笑, 非常詭異; 又有途人見到戴安以時速每小時五公里的龜速駕車駛向醫院, 而不是極速的奔向醫院求助;身為一個母親,子女受嚴重槍傷,但完全沒有被包紮過的痕跡,反而自己就用了一條毛巾為自己受傷的左臂包紮得很妥當。

最令人費解的是,一個母親竟然在三更半夜駕駛車子帶着三個子女去一處荒蕪的地方觀光?戴安的口供亦前後矛盾,中間跟警員見面多次,口供都有多次的更改。一時說車子在路上突然被兩個陌生男人截停,一時又說開槍的男人是認識她的。

戴安說其中一個男人爬入車廂,開槍射向三個子女。但是,警員發覺除了車廂裏面,在車身都有很多血跡,經過調查,似是案中死者,即是七歲的女兒,曾經嘗試爬出車外,卻被媽媽近距離再開第二槍導致死亡。

涉案汽車的內部

無情媽媽親手殺死三個親生子女固然令人心寒,但整個案件中間亦發生了非常荒謬的插曲。在正式審訊後的一個月, 戴安誕下了第四個孩子。按照資料推算, 她是在謀殺子女的事件後懷孕的,意思是在發生謀殺事件後、被捕前發生的。

(待續)

Previous Post

從警察電槍濫殺市民影片談起警權問題 (恐懼鳥 著)

Next Post

一場網民喪禮揭露出一個殺手集團—湖城安靜丸(Lake City Quiet Pill)

Scroll to top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